my’blog

原创《囧妈》善举带来电影行业变革?

相较于Netflix可以用雄厚的资本与过硬的影片质量撬开传统电影殿堂的大门,现在的欢喜传媒还在走传统放映路线,且其还未有一部甚至几部高水准电影使其掌握业界话语权。

同样,在影视领域也出现了打破传统电视垄断的电视剧、视频等视频服务网站。

传统电影业的抵制、流媒体的创新探索

美国传统院线抵制的理由很简单,Netflix打破美国90天电影公映窗口期,即影片公映与网络播出之间需保持三个月时差。

冲击

但是规则并非也不应该一成不变,最终决定规则的还是市场。不论是“先网后院”“先院后网”还是“网院同步”,院网的博弈归根结底还是对未来市场的商业化竞争。

虽然有《消失的凶手》遭抵制的前车之鉴,但近几年短窗口期、甚至“网院同步”的电影上映案例也并非没有。

面对电影发行商和影院所有者之间维系了长达一个世纪的关系所形成的利益分配格局,奈飞的软化探索,更像是委曲求全,并不能够改变传统电影行业巨无霸们的立场。

当然,传统电影行业也并非是吃素的。

2020年奥斯卡颁奖典礼召开在即,奈飞出品的《爱尔兰人》和《婚姻故事》两部电影分获10项和6项提名,且双双入围最佳影片。此外,“奈飞出品”几乎囊括了从表演到剧本再到视觉效果所有类别奖项提名。

突然提档大年三十、随大流撤出春节档、之后又与今日头条达成合作协议,在头条系平台免费放映,一波又一波的操作让业界开了眼,也触动了影视行业的敏感神经。

与此同时,奈飞与好莱坞传统电影行业的爱恨情仇也进入了第五年。

2015年11月,乐视网投拍的电影《消失的凶手》准备在公映前先在乐视电视里超前上映。结果遭到了新影联、星美、横店、金逸等几大院线的联合抵制。迫于压力,乐视方面最终停止线上点映活动。

但这些能够网院同步上映的少数电影,往往成本较低、质量较差、口碑不够过硬。

因而,当下不论在国内还是国外,电影市场的“潜规则”依然是片方到传统院线,再到流媒体的模式。在流媒体蓬勃发展的十几年中,电影行业逐渐形成了“电影院线窗口期过后才能到流媒体网站进行放映”的生态模式和游戏规则。

这样的现象也并非中国电影行业独有。早在2015年3月,美国流媒体巨头Netflix推出的Beasts of No Nation《无境之兽》也遭到AMC, Regal, Cinemark 及Carmike等影院的抵制,原因是Netflix决定网院同步播出此部电影。

其实互联网与各垂直领域的结合,对传统产业产生巨大冲击,甚至颠覆传统产业的例子屡见不鲜。例如,比特币的出现冲击了国家货币的体系、网购的出现冲击了线下零售……网络正成为“新兴”打破垄断的利器。

此间,奈飞并未改变自己的初心,依然秉持“网院同步”,甚至“先网后院”的模式挑战国内乃至国际电影产业的既有规则。这也使其近年来在各大传统电影节上遭受非议。

2019年,AMC、Regal等主流院线抵制播放了Netflix奥斯卡提名影片《罗马》。根据《洛杉矶时报》报道,AMC与Regal已经明确表示今年将依然不会播放Netflix奥斯卡提名电影。

据网络大电影统计显示,2018年拿到龙标的网络大电影数量高达153部,占到网络大电影总数的10%以上,但真正走进传统院线的却只有9部。云合数据统计则显示,2019年,中国网络电影的上线量为789部。

其实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传统电影行业都展现出对未来的恐慌,且恐慌之大并不亚于传统媒体如电视、报纸、杂志等的消亡论。通过已有游戏规则排除他者,荣辱与共、抱团取暖共生死逐渐成为传统电影产业链条上每一个实体的共识。

1月24日港交所,欢喜传媒的股价从1.37港元暴涨至1.96港元,一日内涨幅高达40%。休市五天后港股再次开盘,欢喜传媒股价连连下挫,31日小幅反弹收于1.79港元。

导读:《囧妈》片方或许从未想到春节期间自己的一个 “善举” 会引发这么大的争议:一方面受众力挺片方的慷慨无私,另一方面,片方则遭到业界的口诛笔伐;无意间的利益交换,破坏的是市场利益相关方的平衡和默契。在互联网赋能打破垄断、去中心化的时代,影视行业也不能苟活。不论是国内市场剧集的上网、上星,还是国外市场对流媒体的封堵,都可以看出互联网赋能的影视行业变革来都是实打实的刀光剑影。

但是在市场与互联网的裹挟下,现状一定会被打破,现有的游戏规则一定会被更改,只不过这一天不会很快到来。

维持现状?孕育行业新平衡!

除了积极收购线下影院放映自家影片、增加点映场次外,奈飞也在积极改变策略。为满足奥斯卡提名要求,2019年11月27日《爱尔兰人》选择在部分影院放映26天。

应对

在笔者看来答案是否定的。《囧妈》事件并不能够引发对电影传统播放模式的变革,原因在于不论是《囧妈》的影片质量,还是欢喜传媒旗下的欢喜首映平台,都没有挑战目前传统模式的能力,也不会去主动挑战目前的上映、分账模式。

偶然?必然!

《囧妈》到底动了谁的奶酪?“背信弃义”的欢喜传媒与徐峥是市场的搅局者,还是改写行业游戏规则的先驱?剑拔弩张的背后,再也不是单纯收入分配问题,而是演变为传统电影行业如何应对互联网流媒体冲击的问题。

因而,回归到此次《囧妈》事件来看,电影的免费上网放映是一个独立的偶然事件,但在互联网加持下的今天,《囧妈》事件的偶然性蕴含着打破传统电影放映垄断模式的必然趋势。对《囧妈》的抵制,更多的是象征意义。

原标题:《囧妈》善举带来电影行业变革?

在法国,Netflix也遭传统电影行业抵制。2017年,戛纳电影节上Netflix出品的两部影片Okja《玉子》和The Meyerowitz Stories《迈耶维茨的故事》双双入围主竞赛单元。

该公司股票的巨大波动源于其旗下电影《囧妈》的一系列骚操作。

当时,《无境之兽》制片人Amy Kaufman称赞奈飞是“游戏规则改变者”,其可能改变人们获取电影和艺术的方式。

变革

就在片单公布一天后,法国电影放映协会FNCF就公开要求Netflix必须将影片在法国进行影院公映因法国规定SVOD公司只能在影片上映36个月之后才能进行点播服务。

由此,我们看到传统电影行业实体正通过既有规则和建立的话语权压制新兴流媒体。面对初心与现实的冲突,无奈的奈飞只能选择在规则内改变规则。

如果你还单纯地认为《囧妈》“上网”引发业界抵制实属开天辟地头一次,那就大错特错了。

所以,此次问题在于《囧妈》会是引发中国电影行业传统模式变革的导火线吗?

文 | 吉拉夫

 


posted @ 20-02-02 01:37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搜狐体育直播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

搜索引擎导航: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